1. 中國物業管理信息網首頁
  2. 行業動態

一名警察與小區門禁的“糾纏”

2014年之前,廈門文灶匯豐家園每月僅入室盜竊案就有四五起,主要原因之一就是門禁系統落后、門禁卡亂發所致。社區民警黃元雄打算改造門禁系統,但小區業委會懷疑他收了好處,物業公司消極對待,小區內的幼兒園不配合,不少居民質疑不理解。面對重重困難,黃元雄如何應對?

一名警察與小區門禁的“糾纏”

黃元雄(右一)為物業管理人員展示職能門禁使用方法。

2014年之前,廈門文灶匯豐家園每月僅入室盜竊案就有四五起,主要原因之一就是門禁系統落后、門禁卡亂發所致。社區民警黃元雄打算改造門禁系統,但小區業委會懷疑他收了好處,物業公司消極對待,小區內的幼兒園不配合,不少居民質疑不理解。面對重重困難,黃元雄如何應對?

“投資29萬元,改造3個大門,28個二代證訪客門禁,32個高清監控,20多場協調會,一個個利益紛爭,幾次柳暗花明,峰回路轉。”這是福建省廈門市公安局思明分局梧村派出所民警黃元雄前幾天發在微信朋友圈里的一段話。經過13個月的協調,梧村轄區文灶匯豐家園終于在近期更換了更安全的智能訪客門禁系統。

協調門禁系統的更換過程,不亞于“過五關、斬六將”,其中的辛苦只有黃元雄清楚。系統投入使用后,小區內的閑雜人員少了很多,居民對公安工作也更加支持。

改造前:出入人員多且雜,盜竊案件頻發

2014年之前,梧村派出所轄區的文灶匯豐家園有200多個房間被改造成無證酒店式公寓,吸毒盜竊等案件頻發,每月僅入室盜竊就有四五起。

小區防控的最主要問題是出入人員太多,尤其是酒店式公寓引來閑雜人員,小區內幼兒園和居委會的訪客量也很多。雖然小區安裝了鑰匙扣門禁系統,但從2005年到2013年,光是物業就發出4000多張門禁卡,加上周圍商家和住家私配的,數量恐有上萬張。如果借助二代身份證作為訪客的門卡,對管理外來人員的進出應該很有幫助。

改造后:訪客“留底”,酒店式公寓撤出

新門禁系統投入10天后,黃元雄拿到一份數據:辦卡數2700張,10天內有6萬人次的進出量,其中600多人是外來訪客,而且這600多人都是有名有姓的,登記后也知道他們去哪一間。

保安說,新系統讓工作變得簡單,“沒卡他們進不來,除非刷身份證,外面的人基本進不來。”

居民們也說,現在小區更安全了,“以前周末外面的人進來,把小區中庭當公園,現在基本上看不到小區外的人了。”此外,小區內酒店式公寓的隱患也被杜絕,目前已有160多個房間退出酒店式公寓的身份。

第一關:業委會疑慮 應對:“誠”字訣

組織業委會委員實地參觀,開會說服打消顧慮

更換系統的第一步是要取得業主委員會的支持。2013年11月,黃元雄請來三四家安裝公司,向9名業委會委員介紹安裝方案。一談到價錢,委員們就開始搖頭,認為整套系統造價29萬元,公共維修基金難以支付。

有委員說,小區安防是物業的責任,費用應由物業承擔。黃元雄把道理講透:“設備投入使用,就是全體居民的,物業拆不掉也帶不走。”業委會這才松口愿意改造。

黃元雄還帶著委員們到幾家已經安裝好智能訪客系統的樓宇參觀,“我說了不算,你們自己看,如果不相信還可以來暗訪。”

雖然看到成效明顯,但還是有委員懷疑,民警帶著公司工作人員上門解釋,是不是收了好處?但疑慮很快就打消了,因為居民們熟悉黃元雄,知道他的口碑,“他是個好警察,絕對不會干這樣的事。”

黃元雄召集委員們開了4場會,每次都是口干舌燥講上兩三個小時,最終他的誠意打動了委員們,后者同意安裝,但公維金有缺口,委員們想把物業也拉進來投資。

第二關:物業消極對待 應對:“請”字訣

邀請物業公司老總共商,項目申請得到支持

一聽到要出錢安裝系統,物業主任說要請示物業公司老總,老總一聽也搖頭,就是不想出錢。

黃元雄找到所領導求助,所領導將物業公司老總請來曉以利弊,“防控沒做好,物業公司的口碑就砸了,出去接活都很難,再說這套系統使用后,進出小區人員少,你們的工作也簡單。”一番口舌之后,老總終于答應支出。

做完這兩步時,已經到了2014年4月。因為警務工作的調整,黃元雄已經換到其他轄區,但他堅持有始有終。黃元雄在周末及晚上召集物業和業委會開會討論,一開就是兩三個小時。

雖然業委會和物業達成一致,但又因為各自承擔的費用爭執不下。這時思明公安分局“雪中送炭”,分局將項目上報給區政府,申請“美麗廈門共同締造”行動中的“以獎代補”項目支持,區政府解決40%的經費,剩下的近18萬元由業委會和物業共同解決。

第三關:幼兒園阻撓 應對:“磨”字訣

請負責人三赴廈門,當面解釋掃除阻礙

不久后,第三個難題又出現了,小區內的一家幼兒園提出意見,說安裝門禁后,師生家長沒卡進出不方便。為了阻止項目,幼兒園一度把事情鬧得很大。

黃元雄提出家長們憑著接送卡,再刷身份證進出。“小區更換更安全的門禁,閑雜人員減少,家長和師生都安心。”但固執的園長還是不同意。

無奈之下,黃元雄只好給該幼兒園北京總部的負責人打電話,后者3次專程飛到廈門實地查看,最終同意安裝。

在此期間,同在小區內辦公的文灶社區居委會大力配合門禁的改造工作,辦事居民憑身份證刷卡入小區,事后由居委會發放通行條,交由保安放行。

第四關:居民不理解 應對:“忍”字訣

揪住治安隱患猛打,鏟除毒瘤收獲民心

到2014年10月開工時,第4個障礙又出現了。部分居民質疑,為什么要花大價錢更換?里面肯定有貓膩!

黃元雄知道,這是業委會和物業告知不到位造成的。他再次召集部分居民代表開會,“開了好幾次會,不能理解的就繼續罵。”幸好所領導、業委會和物業團結一致,經過反復工作,終于獲得業主們的理解。

在這期間,梧村警方還對無證經營的酒店式公寓進行打擊,每天派出民警和協警,帶著物業保安在小區內巡邏。多家無證酒店式公寓的業主坐不住了,生意徹底被“攪黃”,4家酒店式公寓撤出小區,160多個單間不再作為經營場所,小區里的閑雜人員少了很多。

警方用實實在在的工作消除了部分居民的質疑。去年12月22日,智能訪客門禁系統終于投入使用,經過適應階段后,現在90%以上的居民都稱贊這筆錢花得值。

本文轉載自互聯網,本文觀點不代表中國物業管理信息網立場,如侵犯版權,請聯系刪除。

聯系我們

0755-88831860

在線咨詢: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郵件:shineshi@126.com

工作時間:周一至周五,9:30-18:30,節假日休息

QR code
色就是色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