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中國物業管理信息網首頁
  2. 行業動態

蘋果不讓微信公眾號做打賞,其他公司比騰訊還慌

蘋果和騰訊這兩個神仙只是鬧別扭,其他的小鬼便遭了殃。

因為蘋果規則問題,在iOS平臺上,微信公眾號文章不能再打賞了。

鄭岱盡管在微信工作,但也和其他人一樣,直到4月19日下午才知道這個消息。震驚、不解、惱怒,在這些情緒之外,鄭岱還有一絲絲的自豪。

“蘋果怕我們了。”他覺得。

這是兩家富可敵國的公司。蘋果市值 7380 億美元,騰訊市值也達到了 2790 億美元,它們相加,財富足以超越絕大多數國家,排名第 16 位。

如此體量的公司,一舉一動都關乎無數人的命運,而今,它們鬧起了小別扭,引發了大震蕩。

神仙打架,最遭殃的從來都是小鬼。

殼殼負責著不少公眾號的商務運營,其中不乏粉絲量百萬以上的大號。這類公眾號發展到后期,已經不靠打賞過活,主要收入來源于廣告等商務合作,不過殼殼告訴 36 氪,即便如此,壓力依然很大,“一些優質賬號,單篇打賞能破萬”。而文章閱讀數量有大約一半來自 iOS 客戶端,粗略推算,這些公眾號打賞收入可能會減少一半。

打賞是沖動行為,讀完文章,心有所感,便會點擊按鈕,或多或少給一些錢。倘若以復雜的付款流程取代如今的打賞,那么沖動便會消減很多。

騰訊覺得,打賞用戶因為看了好內容,對作者的鼓勵,不算購買服務。蘋果顯然理解不同,認為這就是一種服務,必須經由蘋果交易。

按照蘋果的規則,在APP內購買服務,都必須分給蘋果30%,無論是游戲充值,還是虛擬貨幣,有人把這筆錢形容為“過路費”,蘋果上的應用都得自己出錢買路。

先前在互聯網評論人Keso的朋友圈下,馬化騰說要做微信付費閱讀,正加快進度,如今的爭端,讓這付費閱讀前景變得不明確了。視微信付費閱讀為大敵的其他平臺,可以暫時松一口氣。

畢竟他們都在交“保護費”。

在微信打賞被關閉三天前,得到似乎已經得到了風聲。在得到上,原本一些課程可以使用微信支付等方式購買,但如今在 iOS 平臺上,只保留了通過蘋果渠道充值購買這一種方式。

羅輯思維聯合創始人快刀青衣告訴36氪,在得到上,iOS用戶占比為49.5%,付費一百元以上的用戶里,這一比例提高到了55%。在定價方面,快刀青衣說不會因為平臺不同而區別對待,“不同的渠道提成,影響的僅僅是公司的內部結算規則罷了,不應該也不能影響用戶”。

他沒有說要給蘋果多少分成,但喜馬拉雅告訴36氪,一年交給蘋果的錢,是“億元級別”。

知乎現在依然在觀望。知乎Live也是一款搶眼的知識付費產品,哪怕在iOS平臺上,用戶依然可以通過微信或者支付寶來購買,收入全歸主講人所有。但倘若嚴格執行蘋果規定,這筆錢很可能需要主講人一起負擔,而且,未來知乎可能會參與分成,主講人收入可能只有如今的一半。

而更麻煩的事情是,贊賞走蘋果規定的IAP,是一件太有損體驗的事情。

有業內人士告訴36氪,自從蘋果推出IAP以來,體驗幾乎從來沒提升過,不支持平臺發起退款、結算不提供明細、掉單率高、結算周期不固定、綁定銀行卡程序繁瑣……比起微信和支付寶,這是個太不友好的工具。

比起多花錢,騰訊更難忍受蘋果想在微信內部,用Apple Pay取代微信支付。

騰訊的金融業務從財付通開始,但直到微信才有了起色,騰訊投資滴滴,最重要的收獲之一便是確立了微信支付的位置,如今在支付筆數等數據上,微信甚至正在逐漸超過支付寶,街頭水果攤、早餐店都已經掛上了微信支付的二維碼,簡單方便。

這是離錢最近的環節,而微信公眾號又是微信最封閉的地方之一。蘋果想讓騰訊在這一問題上讓步,便如同要說服別人釘一根釘子在自己心臟上,只能是天方夜譚。

別人還在說生態的時候,騰訊已經開始搭建局域網了。在中國,但凡使用智能手機的人,幾乎都會用微信,而且一半的人每天會用上一個半小時。聊天,閱讀,討論工作,付錢轉賬,如今還可以掃碼騎自行車,入睡前看一眼微信,起床后再掃一眼,已經成為很多人的習慣。

微信公眾號已經是局域網的雛形,沒有超鏈接,不能跳出應用外,內容全部托管在騰訊服務器,視頻、廣告都由騰訊提供服務。

鄭岱說,微信在做的小程序,已經在挖Appstore墻角,而在未來,微信還會做搜索業務,在微信里可以搜索到微信外的東西,“相當于在里面內嵌了瀏覽器”。

微信的封閉生態,給騰訊帶來了巨大的收益。2016年,微信等地方的信息流廣告增長80%以上,廣告也成了騰訊第二大收入來源。而且在微信生態里,哪怕強勢如阿里也得服軟,淘寶在微信里不得不變成一大段雜亂的字符。

騰訊想做局域網,蘋果也想。

蘋果叩響了移動互聯網,在蘋果手機上,大家可以運行各類APP,而無需費神去打開網頁,點擊鏈接。“APP”這三個字母養活了一大批人和公司,但他們不想讓用戶流動,他們想讓用戶留下來,恨不得能在自己這里完成衣食住行甚至生老病死。

而蘋果對這些APP有著高度的控制力,Apple iOS審核一向以嚴苛著稱,包括客戶端資源檢查、應用內容檢查 、提審資源檢查等等無數暗坑。一位應用開發者告訴36氪,對開發者來說,“蘋果就是政府”。

蘋果同樣也需要Appstore帶來的收入,去年四季度,蘋果軟件商店AppStore在中國市場的收入超過了20億美元,預計今年可能達到50億美元。現在蘋果硬件增長乏力,便更需要依賴軟件服務帶來的收入。先前對微信打賞不聞不問,如今忽然重視起來,自然不是因為看上了打賞分成,而是蘋果想讓自己的軟件生意更加規范。

兩個封閉生態,最后必然引起沖突,現在它們交火了,彼此可能只是受了輕傷,但流彈飛濺,傷害了不少其他人。

iOS微信關閉贊賞,本質上和微信自己屏蔽一堆網站或者關閉公號沒什么區別,都是想把控制和主動權掌握在自己手里。拳拳到肉、刀刀見血的搏殺,只會發生在小說里,蘋果不會真的下架微信,微信也不會放棄蘋果,現代商業社會里,平衡與妥協比爭斗更合乎理性。

但在這門平衡的藝術里,兩家公司卻都忘了妥善處理用戶的感受。

蘋果不管不顧,強行以體驗不好的IAP取代更加成熟易用的微信支付,這自然會給用戶帶來太多不便。但騰訊的做法是裹挾公眾號,直接關閉打賞功能,這種行為也沒法給用戶帶來太多好處。

萬維網秉承黑客精神而生。28年前,蒂姆·伯納斯·李創立了萬維網,試圖去打破信息集權,他認為所有信息都是平等的,應該在網絡上自由流動。萬維網的核心元素有兩個:網頁和超鏈接。那時候喬布斯已經離開蘋果,馬化騰剛剛成年。

如今的互聯網遠比當時發達,但我們卻離那時的愿景越來越遠,只依賴復雜精密的系統活著,越來越依靠大公司帶來的便利,盡管掌控系統的只是少數人。飛機固然能方便地把人送到終點,并且向你保證最低的事故率,但一旦飛機出現意外,便幾乎沒有逃生的機會。

乘客能做的,只是祈禱蘋果和騰訊的風波,只是不穩定氣流,并非真的事故。

本文來自于用戶投稿,本文觀點不代表中國物業管理信息網立場,如侵犯版權,請聯系刪除。

聯系我們

0755-88831860

在線咨詢: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郵件:shineshi@126.com

工作時間:周一至周五,9:30-18:30,節假日休息

QR code
色就是色网站